【专访】出身洋裁家族 李育昇用剧场服装说故事

     
【专访】出身洋裁家族 李育昇用剧场服装说故事

(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报导)人要衣装,佛要金装。曾获金钟奖最佳美术设计、国际曼谷艺术节最佳艺术指导的剧场服装设计师李育昇,出身于专做官夫人衣装的洋裁家族,他常开玩笑说:「我要是打回原形的话,应该要去做平面设计。」

【专访】出身洋裁家族 李育昇用剧场服装说故事

对剧场服装设计师李育昇来说,如何留意舞台灯光造成的视觉效果,做出符合故事背景与人物特质的造型、还能快速穿换的服装,是他最大的课题。李育昇,小时候学的是西洋美术,大学则转到「经世致用」的设计领域,就读中原大学商业设计系平面设计学程,2003 年开始才参与剧场相关的视觉与美术服装设计。

为了减低演员上台演出的负担,他透过自然有机、可以造纸的纤维,研发质地更轻盈、耐撞抗压的戏服,希望能让演员在舞台上更投入角色的演绎。

对故事性有兴趣

回忆起当时转换跑道的心路历程,李育昇说道:「平面设计很少有机会操作『故事性』,编排或拍摄画面的构成也都是技术层面的工作,但那不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对複合媒材与『故事性』有兴趣,想透过服装呈现人物特质,在因缘巧合下,转到剧场服装领域,加上这是自己的家学技艺,所以上手比较快。」

【专访】出身洋裁家族 李育昇用剧场服装说故事

非科班出身的李育昇,刚入行时也面临许多挑战与挫折,只能凭藉对戏曲的兴趣与热爱,从做中学,一回生二回熟,逐渐变得专业起来。他提到,自己起初对戏曲的学理较为陌生,帮戏曲演员做的衣服,跟T-shirt一样可以从头穿脱,后来他才知道,这其实这是违反传统戏曲的工作顺序与逻辑,演员是先梳头化妆再穿衣服,甚至有些演员穿好戏服后,就不会再坐下来,避免衣服皱掉。

李育昇近年的剧场服装作品涉猎广泛,现代写实、实验风格与传统戏曲皆专精擅长。9 月 22 日起,他受邀到「2018 艺术自造祭」主题特展「戏人.入戏」参展,在宜兰中兴文化创意园区展出他过去为音乐剧与新编传统戏曲创作的戏服,以及藉由竹子、麻绳、丝瓜等自然纤维製成、质地轻盈的头饰,让观众有机会在剧场之外,近距离欣赏演员身上的衣物。

【专访】出身洋裁家族 李育昇用剧场服装说故事戏服夸张 是因为舞台灯光

戏曲服装很容易被「妖魔化」,常被认为是夸张华丽、金光闪闪或非日常的造型,但其实这与它的人文背景、现代舞台灯光引入的时间点有关。在传统戏曲中,正直的人穿黑色,忠肝义胆的角色穿正红色,小情小爱的故事则以粉色系服饰为主,而灯光照明是最晚加入传统戏曲,过去只能靠鲜明的颜色与造型,才能让观众辨识角色。

「舞台光亮的地方才能说故事,在配色之前,得先了理解光赋予环境哪些条件,再去做发挥与改变。」李育昇说明,剧场服装设计师与时装设计师有着很大的不同,前者得对光线要有感知力,必须了解这些材质或布料,在灯光底下会有哪些视觉效果,像黑色面料因为染剂或质地差异,在光源照射下,有的会呈现咖啡色,有的则会变成蓝色。

【专访】出身洋裁家族 李育昇用剧场服装说故事

除了配色之外,服装造型也能进一步展现故事角色的个性。李育昇以动见体剧团《狂起》为例,《狂起》为新编传统戏曲,内容融合崑曲《牡丹亭》与民间传说《梁山伯与祝英台》,在设计女主角杜丽娘的戏服时,以外观类似「虫蛹状」的青衣为主体,呈现彷彿要破茧而出的意象,头饰则保留旦角的七个小弯,并模拟虎头蜂窝的形状,扣回「虫」与「蝴蝶」的概念。

【专访】出身洋裁家族 李育昇用剧场服装说故事

在青衣背后,还有件白色披风被悬挂起来,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李育昇解释道,如果是了解戏曲的观众,一看就知道,这件白色披风原本是青衣小旦必穿的马面裙,它的面料效果类似百褶裙,展开时会有菱格纹。老祖宗过去也会玩混搭效果,马面裙要是穿高一点就会变成「腰包」,形塑孤苦伶仃、处境艰难的角色。

造纸纤维 创新戏服更轻盈

「剧场服装设计师的功夫之所以不为人知,是因为都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发生。」李育昇说明,每次製作戏服都会遇到的问题是「快换」,即使看起来是现代的服装结构,演员也必须在 30 秒或 1 分钟内快速穿脱,因为剧场非常讲究故事的节奏性,不可能等女主角慢慢换一套美美的衣服,或绑个马甲就花 15 分钟,如何在 10 秒钟达到服装的快换,背后有非常多的机关。

李育昇也提到,观众可能只关注有灯光照明、故事发生的地方,但在光源之外、比较暗的地方,特别是舞台两侧其实是很热闹忙碌的,舞台布景推入推出,演员正在疯狂快换戏服。为了解决快换的问题,他经常以夜光珠当记号,让演员能在微光中穿脱戏服,如果舞台换景时完全不给光,就只能用磁扣来吸附衣物。他坦言,每次做快换的设计都会让他心惊胆跳,但目前为止都还算顺利。

此外,李育昇也运用可造纸的自然纤维设计戏服,不仅降低表演时的干扰,让演员身体变得更轻盈,也让衣服本身变得更抗压耐撞。他形容,演员跟运动员很像,在舞台上的任何肢体接触与碰撞有时会很暴力,或让身体能量达到巅峰状态来冲刺,也有可能前一秒演和乐的家庭,后一秒就演破败的家庭,从欢笑突然转到又哭又闹的情绪。

【专访】出身洋裁家族 李育昇用剧场服装说故事

像他为台南人剧团《美女与野兽》的东方龙首人身造型,龙首周围以南洋杉的叶子装饰,上方线条是以晒乾的观音竹製成,营造出峥嵘嶙峋的氛围,让它看起来就像一只爬虫类动物或蜥蜴。2017 年他为北美馆展览「社交场」设计的大型戏曲帽饰,採用丝瓜纤维製成,结构轻盈、抗压耐撞,每一件作品都不超过 3 公斤。

一瞬美好 值得当作艺术品

製作一套戏服或头饰,步骤相当繁複,至少要花上一到两个月,也需要仰赖团队分工完成,同一套衣服可能前前后后要经手 20 多个师傅。虽然戏服的製作时程拉得非常长,但就只为了演员上台的那一刻,展现瞬间的美好。

【专访】出身洋裁家族 李育昇用剧场服装说故事

「台湾剧场有个很悲哀的创作生态,很多戏剧在首演之后就绝响,戏服一旦封箱,可能从此不见天日。」李育昇感性说道,剧场服装应该被大家重视,被当成文物或艺术品般来对待,才能改变戏服是粗製滥造、只求短暂视觉效果的错误印象,他很希望能扭转这样的观念。

李育昇也提到,保养戏服更是许多剧团心里的痛,很少有剧团能像云门舞集林怀民老师那样,有个完整的空间或基地来收藏或展示。云门之所以搬到淡水沪尾砲台附近,是因为一场大火,烧掉所有戏服、照片与行政资料,全部都没有了,大家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2018艺术自造祭:戏人・入戏日期:2018 年 9 月 22 日 – 2018 年 10 月 14 日时间:平日 10:00 – 18:00;週末 10:00 – 20:00 (週三休馆)地点:中兴文化创意产业园区 有料仓库(宜兰县五结乡中正路二段6-8号)票价:免费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