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克服身体限制到跻身世界前10强

     
【专访】克服身体限制到跻身世界前10强

(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报导)「没有帆船就吃不下饭」这是帆船运动选手吴其谦写在脸书的自介,表达他对帆船的喜爱与热情。现年 20 岁的他,目前就读高雄医学大学运动医学系,週间生活规律,早上 6 点起床煮早餐,上课、运动与唸书,晚上 11 点就寝,既不唱歌也不夜冲,週末到台南渔光岛练帆船,持续精进观海与调帆技巧,凭藉风力在海面上尽情地奔驰。

【专访】克服身体限制到跻身世界前10强

对吴其谦来说,帆船是项非常有趣、学问渊博的运动,观海与调帆技巧学无止尽,永远不可能调到最完美,在选择比赛航线时,还必须考量风向、风速、风摆与水流等因素,才能找出最有利的航线。在海上御风而行时,他形容:「那是种敬畏、尊敬大海的感觉,要学习与它共处,在该抵抗的时候抵抗,该软弱的时候软弱。」

训练再苦挫折再多 也坚持玩帆船

帆船不仅对技巧有很高的要求,装备费用也很高昂,船只价格落在 30 万以上,电子罗盘约 9 千元,每三个月就得更换的手套要 1 千元。吴其谦当初接触帆船的契机,与他的父亲吴行悌有关,他笑说:「爸爸从我 4 岁的时候开始玩帆船,作为平常的休闲,但我妈觉得他把我放在家里不好,于是他就带我一起去练,也算是替我妈顾小孩。」

【专访】克服身体限制到跻身世界前10强

吴其谦自小学三年级起投入帆船运动,再辛苦的训练、再恶劣的场域都能咬牙撑过,因为他结交一群年纪相仿、有共同志趣的伙伴。他表示,台湾的环境其实不好,国外的斜坡道是水泥地,距离海约 50 公尺,台湾却是沙滩,又距离 300 公尺,光是要把帆船拖到海边,就觉得累,但跟大家一起努力,就觉得也没那幺辛苦,当时的伙伴还有五个人持续在练帆船。

11 年来,吴其谦遇到不少挫折与瓶颈,却从未放弃成为一名帆船运动选手。他提到,过去练的帆船不能自动排水,风大时必须自行将水舀出去,但他的右手有肢体障碍,无法顺利地舀水,让他很难在比赛中获得好名次,直到换了有自动排水系统的船,才解决这个难关。

【专访】克服身体限制到跻身世界前10强

「我出生时差点缺氧死掉,医生只好用真空吸引器硬拉,导致我的肩膀被挤压、右手神经断裂。」吴其谦说明,虽然有将部分神经接回去,但他的手只能举到肩膀高度,摸不到自己的后背与肚脐,手肘弯曲也有极限,做不出拿笔写字、用汤匙吃饭等精细动作。现在练的 420 型帆船,虽然也要靠两只手,但他有搭档,只要两人默契好、配合节奏得当,就不用靠蛮力,负荷就不会太大。

与搭档朱至源有默契 能共患难

420 型帆船仰赖团队之间的合作,吴其谦与他的搭档朱至源约成军五年,两人很有默契,动作与思维几乎可以同步,对于细节都很要求,希望能将船组装到最完美,也会把每个步骤练到最扎实。他认为,朱至源是位很值得尊敬的搭档,很愿意学与尝试,又刻苦耐劳,所以才能一起练到现在。

吴其谦感性说道:「我本来有另个搭档,但因为吵架而拆伙,我国三才开始跟朱至源搭档练习。朱至源小我两岁,当时就读国一的他,身材瘦小,在比赛时较吃亏,但我觉得没拿到好名次也没关係,还是想找个性适合的人一起练。」

他们也是一起经历生死关头的伙伴,五年前,一道强劲的风浪导致船只翻覆,吴其谦的脚被船上的绳索绑住,整个人被水淹没,只能一边憋气,一边拆绳索,等待救援,朱至源则被浪捲到其他地方,一度下落不明。想起这场意外时,吴其谦仍有些惊魂未定,他说:「那次真的快死了,最后是我爸开快艇来救我,回程时看到朱至源在水里载浮载沉,连忙把他拖上快艇。但朱至源看得很开,觉得自己没被救到就算了,幸好最后大家都没事。」

【专访】克服身体限制到跻身世界前10强

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们的比赛成绩逐渐起色,在 2013 年全运会拿下银牌,2015 年全运会又再次夺得第二,2017 年全运会终于赢得冠军。吴其谦表示:「去年全运会赢得很精彩。我们就是莫名很有默契,但也不是说就不会吵架,吵归吵,还是会尽力去做,我们都觉得把一件事做到最好,就会很满足。」

赴美国参赛 跻身世界前10强

近来,吴其谦的比赛成绩相当亮眼。今年 9 月,他接受香港航能与国际帆船总会的赞助,到美国挑战 2018 Para World Sailing Championship,在 HANSA 303 单人龙骨帆船男子金组项目中,与其他 16 位国际好手共同竞技,最终跻身前 10 强;同时他与搭档朱至源也参与 10 月的台南市长盃帆船赛、总统盃全国帆船锦标赛,皆在 420 型帆船项目拿下冠军。

提到 2018 Para World Sailing Championship,吴其谦就流露兴奋喜悦的神情,这是他首次一个人出国比赛。他回忆道,HANSA 303 单人龙骨帆船是特别设计给身障人士使用,也是艘很棒的船,无论是脚或手有肢体障碍的人都可以操作,拉东西也很省力,他用一只手就能完成。

【专访】克服身体限制到跻身世界前10强

其中一轮赛程,他的战术大获成功,取得第 2 名的佳绩,但因表现亮眼,下一轮就被澳洲与德国选手压制,便掉到第 13 名。吴其谦表示,澳洲选手 Christopher Symonds 是上一届的冠军,德国选手 Jens Kroker 曾参加三次残奥,分别夺得金银铜牌,即便被他们压制,能跟他们一起比赛,就觉得很知足、很光荣了。

对于最后拿下前 10 强的表现,吴其谦打趣地说:「很满意啊,毕竟我在大学的班排名都没那幺前面,班上有 60 人,我排第 12 名,我在世界还排行第 10。」他也提到,比赛结束后,他与各国帆船选手交流,聊自己国家的生活或从事什幺职业,像有位西班牙人自己创业、开工厂,专门设计比赛用帆,他也用自己的帆来参赛,受到国际帆总认可。

【专访】克服身体限制到跻身世界前10强看见台湾运动困境 梦想当防护员

国外的比赛经验,让吴其谦看见帆船运动在台湾所面临的困境。他提到,国内硬体设施不足,缺乏水泥斜坡道,把帆船拖到岸边相当费力;政府栽培选手的理念也不太好,希望选手可以得名,应该找出有潜力的人,挹注金钱栽培,或提供好的练习场地、器材与装备,而不是等得名后,再给他奖金,没有家人经济支持的选手们,很难一展长才。

吴其谦选择就读运动医学系的原因,也与台湾运动环境有关。他感叹说道:「我自己环境算不错,爸妈全力支援我,能够买齐想要的装备,但我看到很多选手,没有家人的经济支持,政府也不愿意先花钱栽培。还有的少棒球队没有防护员,投手就一直投,投到最后肩膀报废或韧带受伤,无法再打棒球,运动生命就此中断。」

【专访】克服身体限制到跻身世界前10强

他表示,自己未来想当一名防护员,尽可能给予专业协助,延长选手的运动生命,让他们多一个保障。大学的课程不只限定棒球与篮球,任何有运动伤害的项目都会学习,三年级暑假则要到医院或球队实习,毕业后他也预定前往美国就读相关的研究所,并继续练习帆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