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那里】大家来晒书

     
【这里那里】大家来晒书【这里那里】大家来晒书【这里那里】大家来晒书【这里那里】大家来晒书【这里那里】大家来晒书【这里那里】大家来晒书【这里那里】大家来晒书【这里那里】大家来晒书

每次来铁河工作室总是开心的,不管是为了看展览还是探猫咪,还是为了跟老闆吃个早餐,讲垃圾话,交换床上运动心得。这次正逢斋戒月,马来巴剎没开,吃不到马来婆的椰浆饭,但没关係,老闆跟山东婆订了一百颗素饺子,拿回来时发现有一半竟是素锅贴,平时难得吃到素锅贴,所以差点就要人肉示範何谓感激零涕。不过,这次来铁河工作室,主要是为了晒书。

“晒书”这两个字是有典故的,话说康熙年间,有个满腹经纶的学者朱彝,每年六月初六这天,他都会在大太阳底下晒肚腩,谓之晒书,没想到被变装出宫偷玩的康熙撞见,康熙发现他是个人才,就招他回宫当官。后来的读书人都要在这一天晒诗书,晒字画,这就是“晒书节”的由来了。至于“晒书节”又怎幺演变成“卖书节”,我就不甚了了。

但在铁河工作室晒书,却是名副其实的晒书,因为这间工作室有偌大的玻璃窗,採了大把大把的光线进来,午后时分还会看见一片阳光,静静地舖在一本本二手书上,好像造物主正在用聚光灯寻找祂想阅读的书本。藤井树的《猫空爱情故事》?噁。龙应台的《野火》?饶了我吧!松浦弥太郎的《最棒也最糟糕的书店》?好像很有趣哦。李瑾伦的《讲猫的坏话》?哈哈哈哈哈!

我自己也带了一大箱的二手书二手CD二手DVD来晒(也有人带了旧玩具来玩),家里还有一大堆书呢,娜娜说怎幺都看不出,因为那些书都藏在衣橱内啊,我的衣橱有三分二是用来收纳藏书的。也是因为这样,最近本来想跟台湾有河订书,起初只有几本,例如是枝裕和的《我在拍电影时思考的事》、奥立佛.萨克斯的《勇往直前》和他男友比尔.海斯的《不眠之城》,都是我很想看的书,后来订单越来越长,想到年底可能会搬家,我就订不下手了。

我很喜欢这样的晒书节,一直觉得二手文化是值得推广的,因为十分环保,我的旧爱可能就是你的新欢(这是老闆的名句),当然你不会介意,否则你也不会千山万水跑上来铁河工作室,你应该给自己鼓励的掌声。这次找不到你的新欢也没关係,那就下次吧,听老闆说今年年底还会再办一次,到时请你带你的旧爱来玩,或者来喝杯手沖咖啡也是好的,来让猫咪玩弄一下也是好的,反正阳光是免费的。